姜武:電影是很講究一活,不能什么人都來弄

喜歡了就不覺得累,不喜歡喘氣我都覺著累

(本文首發于《南方人物周刊》2020年第30期)

王千源(左)和姜武(右)在片中分別飾演逃兵“羊拐”和“老鐵”。導演管虎想弄清楚的是,這些膽怯、貪婪的人,到最后為什么完全變了樣。 (片方供圖/圖)

導演鄭曉龍曾說,電影《洗澡》把姜武推上了絕對一線演員的位置。那是1999年,姜武那張老實敦厚的臉一下子被記住了。

2020年9月,他出演的電影《八佰》仍在上映,是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久違的在院線上映的影片,票房突破30億,熱度很高。

見到姜武的時候,他正在惠州拍戲。那里緯度低,還沒有什么入秋的跡象,常常下陣雨。他挺喜歡惠州,覺得這里的人不急不慢,從從容容,接近他現在理想的生活狀態。拍完視頻開始采訪前,他先去換了一身T恤短褲,盤腿坐到了對面沙發里。

他講到幾天前在街上拍戲,日照猛烈,街坊就請他進屋去歇息,一直等到拍完戲臨走,才過去跟他說,我們能和您拍個照嗎?“知道什么是生活,不著急不著慌,永遠是挺高興的那種?!苯湔f。因為疫情待在家的幾個月里,他特別開心,和兒子一起看《教父》、練字、健身、聽音樂,翻一些老電影出來看,有時候也刷手機看抖音——看它是怎么來博眼球的。

從年齡上來講,姜武自然已經不再年輕了,51歲,結婚26年,有兩個孩子。大概十年前,哥哥姜文曾問過他:“你想做一個什么樣的演員?”他當時的回答是:我希望自己像細菌一樣,能侵人人的肉體,一直到骨髓,直至靈魂。

《洗澡》 1999

你會迷戀這東西嗎?

“咱就不說崇拜,你會不會迷戀這東西?”姜武提到好多次迷戀,他常拿愛情類比演戲,說遇到好的角色就像談戀愛,說前期大家一起討論創作像夫妻倆計劃美好未來。那么迷戀大概就像他16歲碰到心儀的女孩宋妍。

他給宋妍寫信,他寫一頁,宋妍回兩頁。宋妍寫兩頁,他回三頁。最后姜武寫了一封長達十多頁的信,用上了時興的字詞句,結尾呢一定要加幾句詩——“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”。

后來宋妍成了他的妻子,一直到現在。

去年《八佰》拍攝時,他至少有五個月沒有好好喝過一頓酒,常常是為了解饞喝一點,杯底那么點酒要喝上一星期,下酒菜是三?;ㄉ?,他把它們掰成六瓣,不經吃,再把六瓣掰碎了吃。

每天,他們一到片場先在臉上抹灰,穿上特別臟的衣服,拍攝的倉庫里烏煙瘴氣,“洗澡都洗不干凈,渾身臟了吧唧的大概洗一下就完了,反正第二天還是這樣?!毕挛缢奈妩c鐘開始拍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四五點鐘,連續拍上十天半個月,“不覺得累,都挺興奮的?!?/p>

有時候他坐在滿是灰塵和硝煙的倉庫里想——這幫人在這樣一個倉庫里,四五天,也沒有人告訴他們究竟為什么要守在這里,絕望、死隨時在眼前,“換自個可能不一定能像人那樣,挺佩服這樣的人。有一種說不上的滋味,你知道嗎?”每天想每天不是滋味。

后來戲拍到一半,姜武找到導演管虎說,前頭有山東兵講到趙子龍,最后是不是可以掄著大刀唱一段《定軍山》。管虎一聽,贊同,問他:你會唱嗎?他立馬說,早就會了。

“我每天一到廁所,每天洗澡,我自己都唱一遍?!苯滹椦莸奶颖翔F

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
时时彩彩开奖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