刑辯律師王飛:看到案件背后站立的每一個人

王飛參與了樂平奸殺碎尸案、廖海軍案、李思俠案等辯護,當事人均成功平反,他也因此進入公眾視野。告別張玉環,他匆匆踏上前往下一個案子的路途。在這條由一個個案件連接的路上,他已經走了14年

(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)

圖/本刊記者 姜曉明

張玉環被無罪釋放后,他的家人寫了封長信,列出很多要感謝的人,排在第一位的是王飛。

王飛是張玉環案再審的辯護律師,也是推動這起冤案平反的重要角色。張玉環平反回家后,面對一眾媒體,想邀請他一起站到鏡頭前。王飛拒絕了,“現在我已經不重要了,更想看到你們一家團聚?!?/p>

2006年大學畢業成為律師至今,王飛參與了“5·24樂平奸殺碎尸案”、“廖海軍案”、“李思俠案”等辯護,當事人均成功翻案,他也因此進入公眾視野。告別張玉環,他匆匆踏上前往下一個案子的路途。在這條由一個個案件連接的路上,他已經走了14年。

2017年8月21日,王飛(右)與南昌羅金壽律師(左)到張玉環老家,與張母合影  圖 / 受訪者提供

關注人的命運

本刊記者見到王飛,是在9月19日下午兩點。前一天,他剛從外地出差回京,兩個小時之后,還要接受另一個采訪。

他的午飯是從樓下打包的一份熱干面,快涼了才匆匆吃掉。張玉環案平反之后,他每天要接待五六撥尋到律所的當事人家屬,至少能接到十幾個求助電話。

這種忙碌幾乎貫穿他整個律師生涯。深圳、衡陽、???、廣州、棗莊、遵義、赤峰,這是他2020年9月去過的城市,白天辦完事情,晚上飛到另一個城市。

律師的工作通常是圍繞案件展開,但王飛更愿意深入了解案件背后的故事,關注人的命運。

張玉環案之前,作為一名刑辯律師,王飛參與過多起冤案平反的工作。張玉環案之所以能引起如此廣泛的關注,他認為,“與關押時間更長、案子錯得離譜有關”,更多的是案件本身人物有亮點,有情有義的前妻、堅持奔波的醫生、參與報道的記者等等。

接到這一案件之初,王飛和一些記者溝通,得到的更多是消極回應,大家普遍覺得張玉環案沒什么“特點”。

陳年舊案沒有新進展,王飛決定去張家村看一看,更加立體還原張玉環這個人、這個家庭。

“案子是扁平化的東西,沒有直觀感受,更應該看到案子背后的人,每一個人?!蓖躏w在張家村待了一周多,走訪當年的案發地,見張玉環的家屬、村民,用手機拍成視頻,把訪問到的人和故事,提供給媒體,引起更多的關注。這在一定程度上,也推動了案件再審進程。

當事人的遭遇經常讓王飛感同身受。有時他不由得想,自己只是運氣好一點,不然完全可能與當事人面臨相同的命運,“聽他們講述,我覺得自己像被關進籠子,我是清白的,但不得不面對長時間的關押?!?/p>

王飛記得在江蘇昆山見過一起冤案的當事人荊獻柱。2000年,安徽渦陽縣一名19歲少女的尸體被人發現。半年后,新婚不久的車超被警方鎖定為嫌疑人,一同被帶走的還有他的哥哥車雪峰、表弟李勇、哥哥戰友荊獻柱,這起案件后來被稱為“安徽車超奸殺案”。2001年,一審判決車超與荊獻柱死刑。

王飛是申訴階段李勇的律師。最初抓進去的4個人,稱遭刑訊逼供,都認了罪。四年后,辦案人員調查發現案發現場僅有兩個人的腳印,

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
时时彩彩开奖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