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程千帆先生著作里學到的……

(本文首發于2020年10月8日《南方周末》)

《程千帆古詩講錄》,張伯偉編,人民文學出版社,2020

程千帆先生是我十分崇敬的前輩學者。他的書我是反復地拜讀的,我在蕪湖讀書的時候,很想去拜訪一下程先生,就給在成都的賴皋翔老師寫信,請他推薦一下。我知道程先生在成都的時候,與賴先生有交往,曾贈他《文論十箋》,并稱許賴先生的駢文寫得好。但是當時賴先生給我回信說:要去見程先生很好,但要靠自己的成績,自己用作品來推薦,而不是讓任何其他的人來推薦。賴先生把寫推薦信這個事情,看得很重。后來我把論陳寅恪詩學的一篇文章寄呈程先生,先生很快就回信,而且細心地發現了我的復印件少了一頁。這個事情讓我十分感動。

今天看來,從程先生的書里得到很多。但主要是三個很重要的東西,第一個是宋詩的重新認識。當年的古典詩歌研究界,受政治空氣的影響,是看不起宋詩的?!蹲x宋詩隨筆》列舉朱熹《觀書有感》二首,程先生在品評中說:“有人以為詩是形象思維的產物,所以只宜于寫景抒情而不宜于說理。這有幾分道理,但不能絕對化。因為理可以用形象化的手段表現岀來,從而使得它與景和情同樣富于吸引力。同時,理本身所具有的思辨性往往是引人入勝的。因此,古今詩作并不缺乏成功的哲理詩……這兩首當然是說理之作,前一首以池塘要不斷地有活水注入才能清澈

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
时时彩彩开奖软件下载